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沟里翻船了》。

所有的镖师都傻了,因为人影一闪,已没入黑暗中

這也是這種暴發戶的習慣,最喜歡使用大量的現金,讓自己看上去顯得很有錢似的。

他一邊掏錢一邊嘟嘟囔囔地說道:“切,我還以為這國際連鎖的酒店多好呢,價格最高的才十八萬?要是八十八萬多好!”

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暴發戶!

旁邊的幾個服務生聽了這話,竟然直翻白眼。

但就在這時候,林肖卻突然開口了:“等一等,凡事都要講究一個先來后到吧?我已經讓人送錢了,這個房間怎么的也得留給我們吧!”

服務生是真沒想到,林肖居然還不死心!

現在,她甚至是連話都不想跟林肖說了。

這時候,那個暴發戶倒是問了起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這個臭小子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地?”

面對他的問話,林肖倒是冷冷說道:“臭小子?你瞧不起誰呢!”

服務生連忙走了上來:“這位先生還請息怒,這個家伙就是一個來鬧事的,他沒錢還想著住總統套房……”

緊接著,服務生就將事情的經過,給暴發戶說了一遍。

即便像是這樣的大酒店,其實總統套房也沒有多少。價格最高的三種,一種一間,僅此而已。

而且,即便如此,平時也基本上沒什么人住。

現在好不容易來了這么一個土豪,她們怎么可能就此輕易放過他呢?

所以,這個服務生直接就是各種添油加醋,把林肖好一頓數落!

然而,聽著她的這話,林肖倒是非常的不樂意了。

此時此刻,也就見林肖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老實?事情明明不是這樣的,你為什么要添油加醋?”

“我添油加醋?你有什么證據嗎!”

沒想到那個服務生居然還挺狂妄,直接把眼一瞪,質問林肖道。

但現在的林肖,卻笑了起來:“真是不好意思,要說別的我可能沒有,但證據嘛……”

說著,他直接就掏出了手機,按下了播放鍵。

果然,剛剛的對話直接就播放了出來。

服務生聽得是瞠目結舌,根本沒想到林肖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你……你是變態嗎?居然還錄音!”

但林肖卻笑著解釋道:“真是不好意思,為了維護我作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我不得不對相關對話進行錄音,以備不時之需,我 已經習慣了。”

服務生真的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時候,只看到她的臉色一陣黃一陣白,真的是非常的難看。

眼見雙方之間的矛盾,就將要到了一種不可逆的地步,那個暴發戶倒是開口了:“事情的經過呢,我也聽的差不多了。老程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小子,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嗯?”

林肖看著他。

老程接著道:“你的確是先來的,我承認!但如果你一直拿不出錢呢,難道我們排在后面的人就只能一直等著你嗎?這樣吧,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之后,要是你的人還沒送錢來,我可就對不起了,行吧?”

想不到這暴發戶看上去滿臉橫肉,但在對待林肖的態度上,比那幾個服務員要好多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人家都這么跟你 心平氣和地說話了,你再咄咄逼人的話,反而是顯得你沒有素質了。

林肖嘆了口氣,五分鐘的時間,就算現在給老鷹、唐芊芊他們打電話,對方也根本趕不到。

依著林肖的意思,他可是不希望這個人待在此處的。

但人家也沒招惹你,所以,你也不能對人家怎么樣。

因此,林肖就長嘆一聲,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哎,看來就只能用這個了嗎?”

他這樣說著,周圍的人們都感到非常的好奇:“用什么?”

因為眾人可都是對林肖一無所知,不知道他這葫蘆里面,究竟是賣的什么藥來。

就在這是,只見林肖伸手從衣服兜里掏出來了一樣東西。

定睛細看之下,眾人赫然發現,那個東西竟然是一張小小的卡片。

這是什么?銀行卡嗎!

林肖將卡遞給了服務生:“刷這張吧。”

而那個服務生呢,也感到很是奇怪地接過了林肖手中的卡。

她本是以為,這是什么銀行卡呢。

但當她接過了林肖手中這卡之后,卻是震驚地發現,這哪里是什么銀行卡啊,這簡直就是一張塑料玩具卡片嘛!

沒錯,就是一張玩具塑料卡片!

但仔細一看,這好像也不是一般的玩具卡片。因為這張卡片上面,是有一根長長的磁條的。

如果非要說它是銀行卡、信用卡的話,但它為什么沒有銀行名、卡號等一系列信息呢?

那服務員將信將疑地看著林肖,說道:“這位先寒亦隨他進去,里頭迎出來一位中年女子,身著菱絲綢衫,頭裹脆紫玉髻。雖說徐娘半老,卻是風韻猶存。

見了莫均到場,便撇下眼頭客人,直走將過來,將莫均迎了進來。瞥見莫寒,神情稍異,卻也笑臉嘻嘻一并迎了。又朝莫均道:“誒呦,我的均公子,今兒個來這里可是消遣的?這小哥兒生得如此風流俊俏,真不知是哪里的神仙哩!”

莫均笑道:“這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莫寒。今日是來同我談公事的,你可別打他的主意。”

那老鴇道:“瞧公子說的,這里本是閑雅散心之所,我又不是豺狼虎豹,還能拿這俊兒郎...哦不...寒公子怎樣呢?好了,閑話不多說,你們盡快上去坐著罷,我安排姑娘給您撫琴奏曲。”

說著招呼一位名喚“月兒”的姑娘過來,朝她說道:“月兒呀,你可有福了。這兩位公子可就交給你了喲,萬勿怠慢才是。”

月兒點了頭,領著莫均莫寒二人去三樓靠左茉莉臺邊兒上落座,叫了姑娘撫琴。又打發人送了兩杯芙蕖茶,外加甜果香梨,二人一一謝過。

稍刻又有琴曲傳出,飲茶用果,莫寒只覺過著神仙一般的日子。

這時候莫均突道:“寒弟,你剛剛說要盡快趕回去,我卻覺得大可不必這樣著急。咱們可盡情玩鬧,稍后我打發小廝回去告訴母親一聲,也就罷了。”

莫寒思索后道:“才回家門,還是不好在外頭逛太久。哥哥還是將方子給我,由我帶回去為好。”

莫均臉色微變,道:“寒弟,這方子為何在我這里,難道你還不清楚么?你今日若不將實情告知于我,我便不會將方子交還給你。

回去母親問出來了,我自有分說,你卻要如何?”

莫寒聽他如此說,又將自己帶入這樣一個嫣紅柳綠之地,怕是心里早已打好了算盤。這周邊潛藏著多少他的手下尚且不知,如今這樣的局面很是被動。

莫寒鎮定自若,冷道:“既然這樣,二哥方才何不將實情盡數相告?我便是意圖刺殺上駿侯的刺客。這樣爹爹就可將我查辦,下至牢獄,不日即可問斬豈不一了了之?”

莫均道:“寒弟,既然你我血肉相連,同出一胞之母,我自是希望你能坦誠相告。父親曾說,有一位黑衣曾相助于他,救了他的性命。而那黑衣也進了父親的屋子里。

你雖多年未歸,但秉性難變,我絕不相信你是會忍得下心去刺殺父親的。故而我覺得你是救父親的那名黑衣,今兒個你就告訴我實情可好?”

莫寒續自冷道:“哥哥這話說得好生輕巧,須知你那日可是那般兇悍,誓要抓捕到我。若我不是急中生變,速速逃離,只怕早已被你制服了不是?”

莫均道:“你那日既然知道是我,何不自明身份?我見到了你,必然不會似對付賊徒那般,之后也不會有如此多的誤會了。”

莫寒心想這莫均甚是神秘,到現在他還沒弄清他究竟是怎么查到醉生樓,并且還能定位到具體客房的。

總之對付此人還得留個心眼,便朝他道:“哥哥不必再說了,我自然不會對爹爹下手。那晚我見到有人闖入咱們家,就跟了過去。

發現他圖謀不軌,便及時阻止。可惜那人動作太快,我來晚了一步。以至于讓爹爹受了傷。”

莫均見他這樣說,只稍加思忖一二,又道:“我早知道寒弟不是這樣人,只是這兇手依舊逍遙法外,今兒個只當做哥哥的給弟弟賠禮了。請你看茶聽曲,望寒弟勿要生氣。”

莫寒道:“弟弟哪敢呢。”

莫均又道:“寒弟,你這一身的本事,著實讓哥哥羨慕,你為何不向爹娘講明呢?”

莫寒道:“哥哥覺得我該向他們說么?”

莫均道:“暫且不說也可,來日方長。”

莫寒點了點頭,二人又談了幾句,便即辭館回府。周氏正于前廳來回踱步,見到莫寒莫均,立時趕過去問道:“不過是取個藥方子,何以去這么久?”

莫均笑道:“這客棧稍微遠了些,路上我也帶寒弟隨意走走,故而慢了點兒。況且有我保駕,母親有甚么可擔憂的?”

周氏道:“這不寒兒剛回來,我自然有些不放心,家里又出來這檔子事兒。那刺客尚未落網,我又怎能坐得住?

寒兒一身病弱,倘若遇上點事,你就算在旁邊,也沒你三弟那些本事,難保難保的。”

莫均笑道:“三弟那股沖子勁兒,要是真遇著點事,指不定被歹人騙到哪里去了。”

這時候莫放走了過來道:“二哥又在數落我了罷?有甚么不能當面說的,非得在背后嚼舌根?”

周氏笑道:“你們兄弟倆真是從小就拌嘴斗舌的,也不膩?”

莫寒聽到這里,忽地想起,先前自己一直不解的,大哥莫征究竟去了哪里?這幾日更是半點影子都見不著他。

莫寒忍不住,便即問道:“大哥哪去了?”

兵,以仁赡为清淮军节度使,镇寿州明白?你用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相

我朝水面看去,那巨大的魚尾粗看是圓柱型,細看那圓柱還帶著扁平,魚皮黝黑中夾著斑白像是蛇皮的鱗紋,在那背脊中線,長達半米的背鰭從沒在水中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尾鰭,那一根根支撐著膜片的支柱鰭刺的刺尖高出皮膜近尺,像一根根倒刺一樣聳立。在那巨型魚尾的最頭端,形似大蒲扇的尾鰭在空中自由張開,形成了一扇巨大的屏風,沒有在水中形成的漩渦,沒有以那魚-雷一比的速度水線,甚至是沒有征兆,一陣水花之后,那黝黑的魚尾仿佛憑空出現。這世間除了烏龜和鱷魚還真的有魚能跑到岸上撲食。

“嘩啦”一只巨大的身影沖破了岸邊的水花,狠狠地砸到了岸上,接著那粗長的大尾巴使勁搖動,那和大水缸好有一比的巨大身軀就沖向了隊員先前站立的地方。接著一聲巨大的牙齒咬合聲就像一道驚雷在眾人耳邊響起,大魚碩大的魚頭上,一張有整個魚頭三分之二寬的巨嘴里長著倒如彎鉤,鋒利如剃刀的數百顆尖牙一起咬到了空出,在咬空第一下之后,大魚沒有放棄,而是扭動著龐大而滑膩的身軀,繼續追著在地上翻滾的兩人狂咬不止。媽的,在水里老子拿你沒辦法,上岸了還橫,我一聲令下,所有高級喪尸飛撲過去。

“吭吭吭吭”一聲聲慘人心肺的牙齒咬合聲不斷響起,那只在陸地上接近5米,修長又龐大的大怪魚如同一頭陸地怪獸在追逐著兩人,不知是誰端起步槍對著那黑白相間,如蛇鱗一樣花紋遍布的身軀扣動扳機,因為太過驚懼,手指扣動太緊,滿滿一個彈夾的子彈就飛出了槍口。“別瞎打,看著我的喪尸軍團”,我叫著。那條大魚再也吃不住隊員們蔡廓,字子度,濟陽考城人。廓博涉群書,言行以禮,起家著作佐郎。以方鯁閑素,為武帝所知。再遷太尉從事中郎,未拜,遭母憂。性至孝,三年不櫛沐,殆不勝喪。宋臺建,為侍中,建議以為:“鞫獄不宜令子孫下辭,明言父祖之罪。虧教傷情,莫此為大。自今但令家人與囚相見,無乞鞫之訴,便足以明伏罪,不須責家人下辭。”朝議從之。廓年、位并輕,而為時流所推重,每至時歲,皆束帶詣門。奉兄軌如父,家事大小,皆諮而后行,公祿賞賜,一皆入軌,有所資須,悉就典者請焉。從武帝在彭城,妻郗氏書求夏服。廓答書曰:“知須夏服,計給事自應相供,無容別寄。”時軌為給事中。元嘉二年,廓卒。武帝常云:“羊徽、蔡廓,可平世三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沟里翻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卒

瑟嫣

天卒

花里寻欢

天卒

帝剑一

天卒

Z金

天卒

拾月秋

天卒

幻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