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仙子送抱》。

丁喜淡淡道:我本来就打算要改地?他半夜里跑到这无人的学堂

陸子既老且病,猶不置讀書,名其室曰書巢。客有問曰:“鵲巢于木,巢之遠人者;燕巢于梁,巢之襲人者。鳳之巢,人瑞之;梟之巢,人覆之。雀不能巢,或奪燕巢,巢之暴者也;鳩不能巢,伺鵲育雛而去,則居其巢,巢之拙者也。上古有有巢氏,是為未有宮室之巢。堯民之病水者,上而為巢,是為避害之巢。前世大山窮谷中,有學道之士,棲木若巢,是為隱居之巢;近時飲家者流,或登木杪①,酣醉叫呼,則又為狂士之巢。今子幸有屋以居,牖戶墻垣,猶之比屋也,而謂之巢,何 ?”陸子曰:“子之辟辯矣人,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边的守卫都比他官大。

自从李浮尘做了大黎的小吏,房楚材对他印象就改观了不少,毕竟怎么也算自己人了。

这时也看向身边训斥李浮尘的那人道:“孙大人,李大人虽然官职小,但是在战场上却阵前杀了十六人,更是在军帐中攒有四百七十六颗人头!更是蒙陛下钦赐‘讨帝骠姚副尉’,讨帝称号,大黎之前历史上可都没有!”

女皇陛下亲自取的,难怪怎么感觉这么大胆呢,不知道......

苏樱忽然道:“现在……现在邀的事,无限地缩小自己正努力做

“我想回去整军,随虎千军杀回去!”明思远似乎缓过劲来了,想亲自杀回去报仇。

“嗯,这回就不用了,你都这样了,更别说你手下那群老兵油子,让他们歇着,你先在大帐后面好好歇息!”右贤王摇摇头,难得面带关切的说,“等左贤王和伊罕王来我帐中,你听着便是了,是谁袭击你们的应该就能水落石出。”

这时候大帐之外传来了一阵金戈铁马的声音,随即传来了两道洪亮大嗓门。

“哟,左贤王兄也来了,这么巧。”伊罕王大老远就和左贤王打起来招呼。

“咦,今天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侍卫?”还是伊罕王的声音。

明思远在右贤王示意下躲入了后帐。

“咳咳,这不得到消息说是遇到敌袭了,多带一点感到安全么。”左贤王解释道。

伊罕王没注意到左贤王的眼神看起来不对劲,似乎有些忐忑不安。

“伊罕王,是咋回事么?”左贤王眼神里飘忽不定,表面佯装不解。

“听传令兵说出去找补给的豹千军遇袭了,那个明小屁孩差点挂了,但是匆忙之间,不知道是谁偷袭的,传令兵没告诉我……这不,右贤王喊我们商讨对策。”

“哦,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但是这么大雪,我觉得会不会是东撒克逊族的人看到一支纯炎月面庞的小分队,以为是炎月帝国的斥候,所以才袭击他们?”

左贤王眨巴着眸子,给伊罕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左贤王兄讲得有道理。”

左贤王此刻心里比右贤王还要焦急,他的悍马营偷偷伏击明思远这事他是清楚的。

可是如今被伏击的人都回来了,他的悍马营却还没有音信,难道真有第三方伏击者?

左贤王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精锐部队会让右贤王的炮灰军全歼,除非还有第三者。

……

“左贤王,你干的好事!”

一声炸雷一般的嗓门响起。

左贤王和伊罕王刚进大帐,就看到右贤王气势汹汹的前来兴师问罪。

“你这是污蔑,你凭什么说是我的人干的?”左贤王心虚,但想着气势不能输,所以心虚的目光迎上了右贤王能杀人的眼神。

不到十秒钟,左贤王便败下阵来,把头扭向了别处。

“这怎么回事?什么左贤王干的?”伊罕王听的一头雾水,看着剑拔弩张的左贤王和右贤王不解的问道。

“你问他!”

“你问他!”

左贤王和右贤王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先说说!”右贤王冒着火的眼睛看着左贤王,狠的咬牙切齿。

“你,左贤王悍马营千夫长登倍,七天前带着半队人马尾随我明小千户三十余人,入山,可有这事?”右贤王盯着逃避他眼神的左贤王,越发认定凶手就是左贤王了。

“是!”心虚的左贤王一看时间,人物,人数都对的上,显然右贤王已经发现了他的悍马营出动的情况,所以不甘心得承认了。

“据我所知你悍马营还没有回来,是不是?”

“是!”左贤王眼珠子乱转,想着说辞。

伊罕王算是听明白怎么回事了,难怪一进门就发现右贤王一点都不为敌袭这事急躁,反而对左贤王毫不客气。

“然后我豹千军那三十余人小分队返回途中遇到了伏击,是也不是?”右贤王一字一顿的问道。

“是!”

“哦……不是!”左贤王习惯性的承认了,随即发现这是一个坑,赶紧否认。

“不是不是,是老子不知道。”左贤王看着同样盯着他的伊罕王,越解释越着急,赶紧补救刚才说漏嘴的话。

“你凭啥说是悍马营伏击的他们呢,拿出证据来?”回过劲来的左贤王不依不饶,非要右贤王拿出证据。

“我刚才说是你的悍马营袭击的么?你就这么急得对号入座!”右贤王冷笑一声,这肥头大耳的左贤王养尊处优久了,就连脑子都退化了。

“你……你使诈!”左贤王气急,一时语结,一张老脸被憋的通红,指着右贤王。

“证据?明小千夫长就是证据,他看见就是你们悍马营的人伏击的他们。”右贤王看到死不认账的左贤王有些恼怒。

“明小千户还……活着,那就好。”左贤王一惊,但是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不敢话多,思索了一会,接着说,

“那你喊他出来,我敢和他对质!”左贤王脖子一横,就是不认账,因为登倍出发前,他亲自授意登倍伏击的时候蒙脸更衣,所以左贤王还真不怕和明思远对质。

“不用喊他,就是你的千夫长登倍,他们袭击明小千夫长的时候,并没有伪装!”右贤王察言观色,猜到了左云说他害死了我的母亲,她让我的母亲去秘境和,最后东西寻找到了,我的母亲却失踪了。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就再也不认他做父亲了,爷爷也不认他这个女婿了。”

听了这话路正行很是无语,于是路正行关切问道:“那你的母亲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

姚云说:“当我7岁的时候母亲就失踪了。”

路正行摸了摸姚云的脑袋,他终于理解这个小女孩儿为什么之前会那么说了。

这时琼丽插话:“这里的这些防卫机器人并不怎么样,我随时可以把他们搞定,但是就算搞定了她们我们也出不去。”

路正行仔细地琢磨着,他想了半天,突然问姚云的:“这个刘大成会不会把我们当成了人质,向姚破军提出要挟?”

姚云好奇道:“要f长什么呢?刘大成连家都没有,是父亲当年把他救回来的,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父亲给的,在这个世界上父亲是最信任他的,他应该是最忠实于父亲的人。”

琼丽却不屑地说:“一切的忠臣都是有着前提的,我上车前就观察过那个刘大成,我觉得他很是有些怪异。”

这时明晶提醒路正行:“记得之前你和琼丽在那间地球联盟军的密室里的事情吗?你们在那里看到了很多诺瓦人的装备,刘大成的背后会不会就是诺瓦人呢?”

如果说诺瓦人指使刘大成劫持姚破军的女儿,似乎倒也说得通。

路正行把这个猜测告诉了琼丽,琼丽无奈地摆白手道:“我的机甲和外面的通讯彻底断绝,根儿就没办法和地区基地取得联系。”

路正行想起了此前被困在地下得岳达阳他们,自己此刻也是如出一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

路正行便好奇地问姚云:“你知道你父亲”最近在做什么吗?你的外公说你的父亲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姚云仔细想了半天道:“我好像不太清楚,因为这些机密的事情,父亲通常都是避开我的,但好像父亲最近是在谋划一件很大的事情,和指挥部的一些人经常发生争吵。”

路正行听了点头道:“很可能是你的父亲想做一些事情,而有些人并不同意他这么做,比如你的那位刘大哥。”

说到这里,姚云突然点头道:“是的,好像父亲曾经训斥过刘大哥,刘大哥当时的脸色很难看,后来我还看见刘大哥向父亲认错道歉来着,但父亲气哼哼地似乎没有原谅他。”

路正行觉得自己猜得没错,这件事的背后很有可能涉及到地球联盟军的内部矛盾。

他猜测到这个内部矛盾恐怕和姚云的爷爷所提到的那件大事情有关。

那是一件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呢?

天大的事情吗?

此刻天都没有了,路正行一时也猜不明白还有什么事情会这么影响巨大。

这是一个巨大的中空山洞,洞顶有几十米高,姚丽穿着机甲在空中飞来飞去,那些防卫机器人不停地朝我开枪射击,只是地球上的这些武器根本带何不了她的机架。

姚云看得非常羡慕,对路正行说:“夫君哥哥,什么时候我也能穿上那样的计价,好威武啊,这样我就能和琼姐姐一样帮到你了。”

当琼丽再一次落到地面上的时候,琼丽兴奋地说:“我看到了一个通风口,虽然曲折应该是可以通向外面的。”

路正行有些兴奋地问道:“那个洞的大小人能够出去吗?琼丽想了想说,我看应该是可以出去的,只要把通风孔里面的那些防御设施清除掉应该就没有问题。”

路正行提振了一下精神,想到这里的防卫设施应该有一个控制终端,只是不知道这个终端在什么地方,如果能控制了终端,清楚起这些东西来恐怕就会方便许多。”

琼丽笑着说:“这还不简单,这些机器人肯定是受这个终端控制的,等一下我用不同频率的信号干扰一下,就能找到那个大概终端的位置。”

于是乎,琼丽穿着机甲再一次飞向了穹顶的上方,开始测试了起来。

路正行一时无事便打开了姚云爷爷送给自己的那本书,姚云看到这本书很为惊讶道:“这是我们云家的人才能修炼的功法。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路正行如实相告,姚云惊讶地张大了嘴,爷爷一向把这视为珍宝,就像姨妈们想练,那也是绝无机会的。

外 公只见了一面,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交给了路正行,姚云无比羡慕老看着路正行。

路正行只是看了几页,突然觉得这些功法竟然和路公子修习的那个龟息大法中的有些内容极为相像。

琼丽终于落回地面,她有些气喘地说道:“我已经搞定那个终端的位置了,我们可以……”

只可惜琼丽的话还没有说完,山谷里所有的灯都暗了下来,一股蓝色的烟雾迅速的弥漫在山洞之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仙子送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关乌鸦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复仇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携手同行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五月紫丁香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柳月公子

咱修的真是正经道

依依兰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