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胜》。

眼看着队伍遥遥望不到尽头的痕迹,一身紫色襦裙的女子时不时凑出一个脑袋瞧了瞧,又识时的缩了回去,嘴边幽怨。

她悄然叹了一口气,那一双杏眼悠悠一转,继而随着摆头转向了身后的一名高大中年男子的身上。

“叔,你说,以我们的身份就不能通融一下提前进去吗?在这里下去的话,我们要是什么时候才能够进入襄州啊?”她嚅嗫的声音如海绵一般钻入了男子的耳朵。

“小姐,你可别忘记了我们可是私自逃出来的,若是在此地过于张扬的话,怕是会导致小姐的身份暴露不说,还会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小姐请看前面,月盏苍原秘境的开启可不是一件小事,这前面守着襄州的,可是星空联盟的人。”中年男子双手负背在后,对女子恭敬的说道,“所以,还请小姐稍微的忍耐一下。”

“我明白了。”她微微颔首,“叔可是发现了是谁吗?还是来的是什么星空联盟的什么重要人物?”

因为他的一句警惕的话语,便让女子原本着急的心变得平静了下来,中年男子尊称她为‘小姐’,可见她的身份的确是不凡,但相反的,她却也非常依赖这位中年男子,甚至会尊重他的意见。

中年男子摇摇头,“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这星空联盟的重要人物身份尊贵,岂能在外面守门?”

女子轻笑一声的道:“还真的是。叔,那我们隐藏身份进入襄州,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中年男子回道:“我们一路来到襄州风尘仆仆,虽然也没有被发现。但如今月盏苍原秘境在襄州开启,如今襄州已经被星空联盟的人堵得个水泄不通了,我们一旦进入襄州,也一定会被星空联盟的人发现踪迹的。”

女子轻哼一声,道:“被发现了又怎么样?反正这里又不是妖族的地盘,那一群人族能奈我何?”

中年男子长叹一声的道:“还请小姐注意一些,正是因为此处不是妖族的地盘,所以小姐才要万分的小心。别忘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我明白了,叔,你就放心吧!”女子拍拍胸脯的肯定道,“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嗯,那就好。”

有了她的保证,中年男子这才放心了。

可见,她在家里的时候,是如何的顽皮模样。

......

而此时,刚进入襄州没多久的萧慈和林桑桑二人在在街中。

襄州之地已经凑近天启城不少了,虽然距离天启城还是有些距离,但是此处却比萧慈和林桑桑一路经过的许多地方都要昌盛不少。

襄州内毫无魔气的波动,空气中反而是鼎盛着一股强大生气。

街上人来人往的也有不少,看起来大抵都是外来人,不同的衣着让萧慈和林桑桑二人能够稍微的辨认出此地的外来人和原本的居民。

月盏苍原秘境吸引了人族中不少的修行者,甚有妖族之人也闻名而来。因天魔令的原因,也会吸引不少魔族的来访。

正因如此,此地才来了星空联盟的人。

如此大的阵仗,倒也是正常的。

距离月盏苍原秘境开启还有一周不到的时间,只是,此地早已经人满为患了,也不知道萧慈和林桑桑还能不能找到落脚的地方?

因为月盏苍原秘境五十年开启一次,实属是非常难得,像萧慈和林桑桑这样的年轻一代,正好是碰上了这五十年的一代。

要知道,人生可没有太多的五十年。

五十年一次的月盏苍原秘境的开启,正是五十年前人魔一战后,天魔令遗落的时候曾开启过一次。

再过之前的五十年,又是再往上的一个时代。于此,便也无人知晓了。

因为人族最为昌盛的时代开始,便是五十年前人魔一战的时候。

秘境乃是天地汇聚之灵地所在,那是一个以‘灵’为主的神秘空间。

在这个空间内,成为一个内部的小世界。

但因为这是自主形成的小世界,所以人族并没有能够掌控这个小世界的能力,并不能决定它的开启时间,只能够以预测来判定它的开启时间。

天魔令在月盏苍原秘境存放了五十年,五十年之后,人魔两族的安逸将会被打破。所以,天魔令的出现却是十分的危险。

正因如此,天魔令决不能够归还于魔族。

此时的襄州,早已经溢满了人族年轻一代的高手。

天启城来的人也有不少,有时不时的目光落在林桑桑的身上。

绝大部分的人都认识这天启城的白雪凤羽袍,但他们却没有看清楚身着白雪凤羽袍的那名女子模样。

萧慈此时已经拿下头上带着的斗笠,他那张俊逸的面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不少的女性为见萧慈的面的二毛所有的心思皆集中在了发泄兽欲的事情上,哪里想得到自己胯子的弱女子能够拿得动自己的大刀,而且还有胆量砍自己?

脖颈之处传来刺骨的冰凉,随后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脖颈之中喷出,那股热流太过急涌,开始向后翻滚,随后二毛感觉自己的喉咙、鼻腔、耳内皆有一股热流向外缓缓流出。

二毛将捂在脖颈的右手拿到眼前,整个右手完全被鲜血染成一只血红的双手,粘稠的血浆顺着指隙滑落地面,愣神下的二毛再次看向胯子发狂的女子。

眼睛所看到的则是一副血红的画面,画面之中一个红色的影子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嚎叫!

当啷!那女子显然是被二毛现在恐怖的面容吓坏了,大刀从手中滑落,径直掉在地上,惊惶看向正盯着自己的地痞。

那地痞的热血洒在自己的身上,就像一把滚烫的小刀,正不断侵蚀着自己的肌肤,直至钻进肉里、渗入骨髓。

女子大叫一声,无法承受如此惊悚的场景,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二毛感觉自己的生命之力随着脖颈的热流快速从自己的体内消失,渐渐身体无比乏力,双眼开始萎靡!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整个脑袋出现在一处空洞的状态!

突然一阵绞痛传来,将二毛昏厥的精神再次刺激过来,此时二毛才看见是那女子拿着大刀砍中了自己的脖颈。

痛鸣、哀嚎!无比惨烈!

二毛整个脸色已经扭曲成一块,双手紧捂着伤口,倒在一侧的地面上不断惨叫起来。

而这般剧烈的举动反而更加刺激到了生命的流失,在二毛的惨叫声下,生生将自己仅存的生命完全挤了出来。

除了仍旧机械颤动的双腿,二毛已经了无生息!

“那女子这一刀没砍断脖颈的神经,所以才会他才会发生这般嚎叫!”左索冷眼评价着死去的二毛,眼神之中毫无任何表情,好似是看到寻常事情一般。

此时!处于怒意下的恶霸见到二毛被杀害,大刀一挥将离自己最近的镇长砍翻在地,呼啸着让手下大开杀戒!

“我们难道还要躲在这里冷眼观看?”格雷已经看不下去秦峥、左索的无动于衷!站起身来,准备跟公孙沐雨、易蓝过去帮助镇民。

骑士精神!已经不允许格雷再忍受这般看着弱小被欺凌,而自己则在一旁冷眼观看的举动。

“格雷!沐雨姐!我们走!”易蓝带着悲凉的哭腔,扑了过去,格雷、公孙沐雨紧随其后。

短短的时间,镇民就像混乱的羊羔群被一群饿狼撕咬般,瞬间出现一片死伤。

亲眼看到自己儿子被砍到!

亲眼看到自己年老的父母被砍伤!

亲眼看到自己的妻子被欺凌!

.......

这些残酷的画面终于激发出已经被奴化镇民最后一丝的热血,当一个镇民嚎叫着扑向地痞时,无数的镇民开始了反抗!

撕咬!拳打!脚踢!插眼!

镇民无所不用!纵使被地痞砍伤了胳膊、砍中了腹部,但无法砍灭自己心中那团已经燃烧起来的复仇之火。

就算死也要咬下地痞一块肉,嚼碎了吞下!

就算死也要将自己的热血洒到那地痞的身上,以做上标记,自己做鬼也会找他索命!

镗!

一道金色的光芒乍现!

格雷手持圣光盾、骑士剑杀进“战场”!

“大家快撤!”格雷高呼那群扑向地痞的镇民们撤退,骑士剑不断挥砍,离得最后的两个地痞倒在了格雷的骑士剑之下。

格雷是不想看到镇民再平白无故的牺牲,所以不断高呼着让镇民后退,不过显然那群已经发狂的镇民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恐惧,只有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

公孙沐雨操纵着水流不断将砍向镇民身上的大刀格挡,尽最大的能力让镇民免于刀剑之灾,那群镇民则抓住时机,三个人扑倒一个地痞开始撕扯、锤砸!

夺取到大刀的镇民则挥舞着从未用过的大刀不断砍向地痞,以释放自己心中的怒火。

易蓝一边哽咽一边不惜余力释放出力量救治着受伤的镇民,那些血流不止的老人、不断哀嚎的儿童,就像无数小锤子般敲打在易蓝心灵上。

由于需要照顾到无数镇民的安全,格雷、公孙沐雨被双双束住了“手脚”不能完全发挥出平时的力量,对于地痞的打击十分有限!

见到那群外地人突然出现,心知被欺骗的恶霸更加愤怒,这更加剧了恶霸的杀意,一把大刀挥舞的密不透风杀向格雷。

现在恶霸带来了数十名地痞,皆手持兵刃,这是恶霸的身家老底,面对这几个外地人,恶霸已经毫无惧色!纵使那个让自己心生畏惧的黑衣刀客来了,恶霸同样有信心依靠自己人数上的优势,将其乱刀砍死。

造成现在这幅局面完全是这群贱民逼的,恶霸已经无所顾忌,哪怕死伤过半的手下,也在所不惜!

她知道了黑铁手已死的消息后—之不韪,载而以告万世者,世以

“刷卡!”李落掏出那張卡說道。

服務員有些不情愿的接過卡,拿到他的POS機刷了一下。

但是卻沒有意料中的余額不足,眼前這個看起來穿著十分窮酸的小子,竟然能付得起這么高的費用?

這讓服務員重新刷新了自己的三觀,連忙恭敬能把卡遞到了李落的手上。

語氣也比最開始好了很多,說道:“你好先生,這里一共消費一千八百八十八,這邊給您抹個零頭,就用一千八就好了。請問您的菜品需要打包還是就這樣給您上!”

李落有些不屑的說道:“把這些菜都給我打包了,速度最快的速度。”

服務員連忙畢恭畢敬的去后廚幫李落下單,他是真的沒有想到李落竟然真的這么有錢。

那自己剛才豈不是得罪了這個李落嗎?

但是看著李落,并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服務員也松了一口氣,要不然自己可能半個月工資都會被扣光吧!

李落其實并沒有想要責怪這個服務員,這個服務員雖然只是語氣有些不好罷了。

在服務上還算滿意,李落心里暗自想道。

但是他確實沒有想到這里的飯菜竟然如此昂貴,自己只是隨便點了幾個家常菜罷了,卻要花足足近兩千塊錢。

要知道這原本的這些錢可是足夠他們母子二人生活一個月的。

李落突然覺得有錢真的挺好的,能讓這些對自己有偏見的人瞬間改變態度。

他忽然有些留戀這些有錢的日子了,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這樣生活多久。

要知道自己現在是靠著那20萬獎金來揮霍的,要是自己沒有這20萬了,那自己以后還怎么生活?

李落心里更是越來越不想丟掉這份工作了。

要知道如果自己轉正的話,那工資也是一份高額的金錢,那到時候他豈不是可以帶著自己的母親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所以李落心里的天秤開始朝自己的叔叔那邊落了下去。

他再也不想過以前的那種生活了。

“你好先生,這邊已經為您打包好了。祝您生活愉快,下次記得再來哦。”服務員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李落的身邊,語氣比第1次的時候好了特別多。

這倒讓李落有些不習慣,李落點了點頭,便拿著那些大包小包的東西離開了。

他來到了自己母親住院的地方,臉上又換起了一副笑容的樣子。

“母親,你看我給你帶了什么好吃的?”說著又舉了舉自己剛打包的東西。

要知道這些東西,可是他專門給自己母親買的,他也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東西。

李落母親皺著眉頭看著李落手上提著的東西,因為他看得出來,他手上的東西并不便宜。

知道自己的兒子一定花費了不少的錢,所以有一些心疼。

“小落,你這些東西花了多少錢?”李落母親連忙詢問道。

李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沒多少,母親你就放心吃吧!我們家現在可不是那種窮酸的家庭了

大地震颤,震颤之中仿佛有无数灵魂在哭泣。

震颤缓下来,哭泣却变得更大,左一飞他们看到了结果。

无数细丝形成的薄雾被斩断扯散丢在不知名的金属上,那些细丝仿佛被金属吸住而后疯狂挣扎。但挣扎也没用,它们很快就变黄,变枯,而后风化。

杀生剑轻轻颤了下。

歪脖子老树微微动了下。

录引纤看着歪脖子老树:“工叔,小心那棵树,内部阵法延伸极广。”

“你个老王八!”

松大兴他们根本看不见发出声音的老家伙,他们只能看到末日般的场景。

歪脖子老树活了!

整个世界都是树影!广阔的大洞顷刻间就变成了一片漆黑,而一次次轰轰轰的打击完全把这个地底搞得山摇地动,不过这些不知名的金属真的奇特,它们一次次被撕裂但很快又愈合在了一起,如此总算稳定着整座山洞。

震颤持续了上百息。这可是漫长而恐怖的历程,松大兴他们的灵魂都有种被撕碎的错觉,外面的段由索已经翻白眼了,而汉武素她们四个也明显有了疲惫姿态。

战斗总算暂缓。

“玛的!”松大兴牙齿都在发抖,“真的太恐怖了,以后传言还是不能不信,要是没这座大阵阻拦,要是这两个家伙用法术,老子早死一万次了。”

反倒是左一飞莫名其妙的有些渴望:“观测阵法还能调整吗?快调整快调整。”

孤冬浑身都在筛糠,不过这家伙意志力倒也还行,他可是明白左一飞不能得罪,于是爬起来颤抖着控制观测阵法的角度。

“这,天哪!”

好恐怖的元婴尊者!

工不二已经回到了录引纤身边。

因为里面真没落脚的地方。

整个世界都是末日般的场景,无穷无尽的碎屑几乎堆满大洞,这些碎屑明显就是那棵歪脖子树被削断的,但那哪儿是树,而是金属,甚至是比金属还坚硬了几千倍的玩意,它们寒光闪闪,那刃口看上一眼都仿佛能把灵魂割伤。

但这东西居然在融化。

所有接触不知名金属的碎屑都在融化,干枯,而后风化消失。

远处,歪脖子老树损失了过半树枝。

“果然是占了地利优势,真够难缠的。”

录引纤这次总算锁起了眉头,她知道工不二刚才已经用了九成力量,但这样竟然都没能杀掉百枯谷谷主孟惺魂并砍掉这棵老树。

下一刻,录引纤突然抓住工不二。

“不用了,工叔!”录引纤对里面没了兴致,“这棵小树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背后的阵法,我们犯不着跟几百年的大阵较劲,让奶奶他们来处理就好。”

“走吧!”

录引纤带头就要走。

“别走呀!”左一飞猛然反应过来,“你走了,我们咋办哪?”

还清醒的小家伙们猛然回复了精神。

这尊大神走了,另一尊大神可是会要了大家小命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大哥喝冰阔落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古呆子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落尘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神见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月覆星光

女神的特种兵护卫

乐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