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就是欠打!》。

以他现在的实力,一阶妖兽便是给他送经验的,他也能趁机捞点好处。

“好!”

刀疤男子转身下去。

江景盘坐在地面,心神投入刚才的战斗中。

开始慢慢回忆。

在他使用拔剑术的时候,全部精神凝实,明显感到一股强势的意境在一瞬间炸开。

正是这股无坚不摧的意境,包裹着剑器,直接插进妖兽的脑袋。

否则,就以他那把十炼的长剑,早就折断了。

“嗯?!这个小家伙要干什么?!”

紫袍男子眉头一挑。

江景闭上双眼,缓缓站起身来,五指紧扣腰间的剑柄,蓄势待发。

“铮!!!”

就在场下各大家族弟子迷惑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剑鸣声在他们耳畔响起。

一道剑光绽放,随后转眼间在半空中消逝不见。

江景手中长剑,已经回归剑鞘。

“不对,没有那个感觉。”

江景皱眉,旁若无人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拔剑术。

他不会别的剑术,从头到尾就是这一招。

拔剑,收剑!

拔剑,收剑!

他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剑锋在空气中发出“嗤嗤”声。

演武场中的各大家族武者,就这么紧紧盯着场中的江景,有的茫然,有的不屑,更多的是一种好奇。

紫袍男子眉头紧皱,忽然脑海中闪过一组画面,脸色大变。

随后他猛地站起身来,两眼放出精光,一改往常慵懒的形象。

嘴唇微动,一道不带有任何商量的语气,响彻在城主府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现在,场中所有人,都不准出生打扰到江景!”

“直到他醒过来为止!”

“违令者,斩!!!”

这道条令一下,无论是演武场中的各大家族的武者,还是高高坐在上方,各族的领袖族老,顿时神色大变。

惊骇的望向那名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

但是东阳城主没有理睬任何一人,反而神色激动,再次坐在了长椅上,呢喃说道:

“想不到在这种地方,竟然有人能够领悟剑意?!”

江景拔剑。

五指紧扣剑柄,长剑划出一抹半月残痕。

随后再次归鞘。

这次,他并没有再拔出长剑,而是松开剑柄,就在那里立着,整个人好像呆住了一般。

“失败了?”

东阳城主眉头一皱,随后便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领悟剑意何其艰难,即便是仙门中,外门弟子里也很少有人领悟了剑意。

江景领悟剑意失败,在他的心中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却仍然让他心生可惜,倘若是领悟了剑意再加入仙门,那获得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

不过,即便是没有领悟剑意,江景的天赋也不会相差多少。

东阳城主这样想道。

就在这时,江景动了。

右手轻轻搭在剑柄上,缓缓拔出长剑。

雪亮的剑身脱鞘而出,江景闭着双眼,在前方缓缓划动,没有刺眼的剑光,同样也没有快速到剑影连成半月的剑痕。

就是正常的拔剑速度。

比起之前的拔剑速度,简直慢到了极致。

可就是这样的拔剑,让江景心中莫名的舒坦,仿佛本就该这样一般。

同时,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间,就在眼前,但是他抓不到,让他异常难受。

“叮!检测到宿主领悟剑意,是否消耗500点经验值,来补全剑道经验?”

忽然,一道清脆的提示音在他的脑海中想起。

同时,江景也明白了,为何他领悟不了剑意。

一般剑道修士,到了江景这个剑道境界,积累众多剑技经验,本应该水到渠成般,突破剑术层次,达到剑意境界。

但是江景并不是一般的剑道修士,他的剑道经验是系统灌输。

实际上却是一本剑谱都没有读过,这让他如何在剑术的基础上,脱胎而出,成就另一番天地呢?

江景嘴角一撇,原来是吃了剑谱的亏。

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以后并不能够完全的依靠系统,只有自己修来的实力才是自己的。

心中明悟后,江景当机立断,直接消耗了刚到手的五百经验。

“叮!已经领悟剑意,提升至初级巅峰。”

顿时,一股畅快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

江景陡然睁开双眼,凌厉的威势在他身边蔓延开来。

“发生了什么?我的眼睛好疼!”

“怎么回事?!”

演武场中的几个武者陡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忽然如同针扎一般,十分疼痛。

“嗯?!成了!”

别人感应不到,但是东阳城主也是领悟了剑意的存在,他可是感应到一清二楚,在演武场中有一股剑意游离在一名少年身边。<在小筱旁邊,萬一走路穩還能扶一下。

沒心思看城市的風景,一雙眼睛全盯著旁邊的人了。

“你喝的少說有一斤了。”

“差不多。”

“找個地方坐坐吧”

“行。”

看到前方不遠的地方有一排長椅,牧心一便走了過去。

看著身旁的人紅潤的臉頰,一張濕柔的嘴唇微微張著。

“累了吧。”

“嗯,有點。”

“我幫你揉揉?”

小筱沒有回答,迷著眼睛望著牧心一。嘴角帶著淺淺的笑。轉過身去,將后背對著牧心一。眼睛看向前方。

沒有拒絕便是贊同,更何況這么明顯的暗示。牧心一二話沒說,雙手就按上了小筱的香肩。

一陣柔軟的觸感從指尖傳到手心,牧心一輕輕的捏著。秀直

的長發不經意間掃過手背,癢癢的。牧心一本能間吹了口氣想將長發吹開。

小筱的身體一激靈,轉過頭,嬌怨的看著牧心一。

“癢,別鬧。”

牧心一歉意的對著小筱笑了笑。

小筱轉過頭,活動下脖子,晃了晃頭,享受著肩上帶來溫熱舒適。

牧心一就輕輕的捏著。感覺著指間的柔軟的觸感。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兩個人的關系竟變的如此親密。

是那照片上的妖柔,是那傳至耳朵里的歌聲,是那鏡中目光的相視,還是現在醉酒時的不清醒。在這里,兩個孤獨的年青人便這樣享受著對方的溫柔。一如仿佛相守在一起許久的自然。

或許是覺得秀發擋住了,牧心一將秀發撥到前面,雙手從香肩移向白皙的脖頸處。當指間碰到感到脖頸時,小筱身子一陣顫抖,伸手右手抓著牧心一的手,制止了他。

這是兩人第一人牽手,無意間的雙手相握。

|由此可見,為什么拉著妹子去喝酒,酒醉以后是拉近關系最直接有效的途徑。

“天不早了,回去吧!”小筱慌張著說道。

小筱現在有點迷糊,但是腦子還可以思考,只是本能的認為再呆下去可能再進一步的發展,她還沒有做好準備,還不知如何處理此時的情況,逃跑便是唯一不二的選擇。

“哦,好。”牧心一倒覺得氛圍異常的好,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做,聽是被動順從著。

車內一如往常的安靜,小筱不時的記著鏡中人兒的面孔,而當他的視線傳來,又如受驚的小白兔躲閃開去,獨留下視線分開后的一縷情愫,飄蕩在封閉的車廂內。

當車子停住,小筱才意識到已經到家了。輕吐一口氣,推開門下車,

牧心一只是想多看與小筱待著,便隨著她一起走進電梯,上樓。

嘀嘀,小筱推門進入房間,轉過頭朝著門口盯著牧心一說道,

“要進來喝杯水嗎?!”雖是詢問,但那暗含期待的眼神出賣了自己。

牧心一沒有言語,進入屋內,隨手將門帶上。

坐在沙發上,即沒有說話,也沒有接過水杯,只是傻傻的盯著小筱的面容,不曾移動一分一毫。

小筱看著牧心一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頓感心慌手顫,端著杯水站在那里,不知該如何。舔了舔嘴唇,覺得口渴,便將水杯舉到嘴邊,一杯水下肚,意識清醒了些,忙慌張的說道,

“你該走了。”

牧心一依舊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小筱眼見如此,更加慌張,將手中水杯放在桌上,水杯與桌子上發出“叮叮”的聲響,打破了這尷尬的局面。“噠噠”幾步走至門口,將門打開。沒待小筱再多言語,轉頭間,牧心一已站至他身后,貌似靠的很近,仿佛一直就在那里,貼著后背站立著。慌張間,驚的小筱后退兩步,沒注意腳下的門檻,高跟鞋碰在上面,身子便朝著后方傾斜了下去。

牧心一忙快走兩步,拉住了白皙的手腕。一用力將整個身子拉至自己跟前。

小筱心不由的“怦怦”的亂跳了起來,由著慣性便靠在了結實又溫暖的胸膛上。還不待她多體會那屬于男人特有的溫暖時,一雙手已抓著她的玉臂輕推了出去,一聲焦急帶著擔心的聲音傳來。

“你沒事吧?”

小筱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睛瞥了一眼眼前的人兒,羞澀的低下頭。

從下車以后,牧心一的心神早已不知飄到何方,魂不守舍的。

此刻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或是埋在心中那期待已久的場景就是此刻。

一低頭便朝著面前的人兒的額頭吻了下去。

一陣特有的溫 濕感從額頭傳至心間。不待小筱有其他的情緒,牧心一的嘴唇便離去了。

隨著玉臂上觸感的離開,小筱抬眼望去,眼前的人兒早已不在,心中略帶欣喜,而又失落,望著空空的房門,口中碎念著:“呆子。”

陆小凤道:大问题?什么大问题?已忽然扭曲,变成了一种无法形容

赵亮完全没能想到,嫪参之死竟然还能有这样的转折,看着对面嫪桀和申左兰脸上尴尬的神情,他心中不禁大乐,开口道:“申侯,你让左兰大夫派人去调查此事,那岂不是等于不了了之吗?到头来,庶民只能是白白死掉,而某些家族照样大发横财!”

听了赵亮这话,申侯和申左兰、嫪桀都不禁一愣,尤其是申左兰,顿时面色不善,眉宇间尽是愠怒神色。转瞬功夫申侯反应过来,赶紧点了点头:“御使教训的有道理!此事万万不能轻忽。既然恰逢御使代天子巡视此地,那么还要请大人派出干员,随同前往,一起参与彻查此案。举凡有罪之人,一经查实绝不姑息!”

赵亮一听对方这么说,立即感到头大如斗。他原本只是模仿刚才申左兰的语调,原样奉送回去,好挖苦一下这位年轻气盛的中大夫。可是没料到,申侯居然会错了意,还以为他这位特使是打算利用巡视申国的机会,名正言顺的调查案件,好为暌离脱罪。

形势所迫下,申侯才会有此提议。

可是赵亮又哪有这个闲工夫啊?他心里唯一盼望着的就是明天便能打道回府。别说是去容县查案,连苍岩城他都不想去!

于是,赵亮先示意暌离起身回坐,然后不尴不尬的说道:“申侯啊,你误会了。关于嫪参一事本官并无兴趣。大家都挺忙的,我看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明天抓紧时间到苍岩城逛上一圈,我们就准备回镐京了。”

“啊?!逛上一圈就回去?”申侯和褒富异口同声的轻呼一声,他两人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一只三条腿的蛤蟆在跳霓裳舞一般。

赵亮咧着嘴嘿嘿一笑,故作镇静的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那当然不妥啦!”申侯和褒富又是异口同声。

不过这次褒富没敢再继续说话,而是只听申侯郑重道:“天子巡视,乃是尊王重仪。天子御使自抵步诸侯国起,先入府宣召,诸侯以下大夫、卿、士、及统卒将贲人等,皆须沐浴更衣、恭敬聆讯。诏喻宣示完毕后,诸侯举行上国宴,迎奉天子御使。大宗诸侯行宴五日,小宗诸侯行宴三日。迎宴结束的第二天,才开始真正的巡视诸务。最先一步,是调阅诸侯府内之户籍、民册、典账等庶务文牍进行勘验。之后便是巡查国粮和武备两库,点算库中物料,核实历年奏报王室之数。待这些琐碎事情都操办妥当,御使便开始巡视诸侯国疆界内人口在三千户以上的城池,查看烽燧是否完备、城防是否逾制。接下来,再是召见乡里高德耄耋,寻访民风民情……”

赵亮听得舌头差点吐出来:“照这么整下来,还不得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啊?”

申侯疑惑的摇摇头:“十天半月?御使说笑了。巡视我们申国这样等级规模的诸侯,最起码也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行。”

闻听此言,赵亮瞬间感到心里冰凉凉。莫说是两个月,就是两个星期,他都得急疯了。现在王小四和郑卢雅还没有回复消息,而抓捕穿越者的任务更是八字都没一撇,再这么耗下去,屠处长非得亲自跑过来扒了他的皮不可!

就在赵亮心中七上八下的胡乱盘算之时,申左兰在一旁阴恻恻的插话道:“两个月的光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所以,依照周礼,天子巡视诸侯,往往都是三年一次。去年大周的假宰许桓梁刚刚奉大王之命来过申国,折腾了足足三个月才走。这不到一载时间又再次劳顿大将军尊驾到此,这究竟是何缘故呢?”

赵亮心道:你以为老子想来啊?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们这帮家伙造反,周幽王才这么折腾我吗?

申侯怕赵亮尴尬,赶紧打圆场:“左兰唐突,怎可对御使如此说话。大王关心申国,是我等做臣民的福分,哪有嫌多的道理?”

申左兰显然并不服气,依旧对着赵亮不依不饶道:“去年御使走后不久,镐京就传来王后被罢黜的消息,紧接着我那位可怜的堂姐就香消玉殒在王宫之内。她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

另一边的嫪桀冷哼道:“更夸张的是,太子姬宜臼同样无故被废。母亲死的不明不白,他一个堂堂的王族嫡长子连冤都不敢伸,还得连夜逃出镐京,躲来此地暂避,这真是岂有此理!”

申侯原本打算制止两个手下对天子代表发难,可是一听他们提起自己女儿的不幸遭遇,再想想亲外孙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怜境地,一时间不禁悲从中来,长叹一声没再说话。

聊天聊到这个地步,那就非常难看了。

赵亮倒还好,他毕竟是现代人,无论这段历史原貌也好,还是对周天子的忠诚也罢,其中的感触并不是很深。而且郑妮之前也一直是在边关效力,与大周的宫廷内争并无太多关系,所以除了觉得有些无话可说之外,还不算太过为难。

但是他身旁那位胖将军的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不管怎么说,作为褒姒的堂兄,褒富此刻深切的感到自己在众人面前分外扎眼、如坐针毡。只可惜他既不敢辩解反驳,又不甘心就这么装傻默认,故而急的不停擦汗。

屋内六人当中,反而是暌离的身份最为超脱。他痛已經幾乎消失,再也沒有頭暈目眩的感覺,再次確認了自己的狀況后,他一把翻起身,扯掉自己身上的防化服,然后拿出毛巾一邊擦身上的汗水,一邊握了握拳頭。劫后余生,他充滿了斗志。

“身體素質好像也有所提升,頭腦好相比之前更加清醒了”,他的感覺比林路更加細膩,清醒的第一時間就分析出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天無絕人之路”,他嘟囔了一句。

林路此時依舊在墻角酣睡,他的睡眠質量一向令人羨慕!不過想想也是,他昨晚幾乎沒有什么實質上的危險,只有心里上的不安和信息上的匱乏。張牧抬了抬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機械表,熒光指針依舊沒有停止轉動,現在顯示的時間是凌晨4點,窗外的天空又漸漸出現絲縷極光,有限的能見度下可以看到,所有暴露在地面上的植物都已經全部枯萎,大地已然沒有生機,這場天災依舊還在繼續!他沒有叫醒林路,瞥見了林路裝在防化服里的食物,然后露出贊賞的笑容,“路子這家伙,智商還挺在線的”,他拿出其中一瓶功能飲料,然后一邊喝一邊開始考慮接下來的事情。

人類是群居動物,單人想要在這場災難中想要活下來難度太大了,可是現在學校活下來的人不知道都有多少,況且失去通訊如何集合也是問題,就算集合,輻射中保存下來可以實用的食物有多少呢?恢復學校的體系看來很不現實。所以現在能夠依靠的只有外部救援,軍隊應該有完整的防輻射應急方案,存活率應該遠遠大于普通民眾,但是等待他們救援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而且張牧總是感覺隱隱發毛,似乎忽略了什么關鍵信息,這讓他不敢馬上做出行動,默默站在窗前觀察。

突然一陣玻璃爆裂的聲音傳來,漫長的寂靜被打破。林路也被這巨大的聲音弄醒,他看到張牧側著身子斜靠著窗戶在向外看的身影,就知道他應該是挺了過來,這讓他十分精神十分振奮,有了伙伴讓他即使在著末日般的環境中,也有了活下去的信心。

張牧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后示意他不要出聲,然后悄悄開了窗戶伸頭向外看去,林路也靠了過來。在同一棟宿舍樓的三層,有一個房間的窗戶被打破了,顯然是它出來的動靜。只聽見一聲聲驚恐的嘶喊傳來,然后一個男生拽著窗簾掛在窗戶外面,他雙腳拼命的往墻壁上蹬,想要盡力往外撲騰,但是由于是三樓不敢直接跳下,只得以這種狼狽的方式躲避著什么。

“救命,鬼,鬼啊,有沒有人,還有沒有人活著,來幫幫我?你們聽見了嗎!”

此時他隔壁房間也探出一個人頭,他大喊著“王雨辰?你在干什么,要怎么幫你?”

“快,快來拉我一把,劉偉他變成了鬼一樣,正在房間里呢,快來拉我一把!”

“你先等等”,眼看情況危急,這個王雨辰隔壁宿舍的人沒再浪費時間,直接一把推開窗戶,也拉著窗簾蹲在窗戶外沿,然后一把拽住他,王雨辰也翻過去抓住隔壁的窗簾,然后一起往窗戶里鉆去。此時張牧和林路摸不著頭腦的看著這一切,他們都在想所謂鬼到底是什么,就在此時,他們看見一根灰色的樹枝一樣的物體從窗戶內揮出,竟然一下就直接撕破了原來的窗簾,如果不是王雨辰跑的快,可能就要直接被戳到了。再仔細看去,那尖銳長物外竟然是半截袖子,這竟然是一截人類的骨頭!醒悟過來的張牧和林路,一個捂住額頭,一個驚的嘴巴都合不上。只看見這只森森骨刺左右揮舞,猶如臂使,幾下就把窗簾攪成碎片,然后窗內傳來陣陣骨骼摩擦墻壁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

“牧哥,這是什么鬼東西,難不成真的是鬼?”林路小聲詢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張牧現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搞不懂什么情況了,突然,他看向宿舍門,然后趕緊走過去把門鎖住,并且搬來板凳將門給接著角度卡住,這樣別人想要破門而入肯定不會容易,不過,前提得是人!

林路探出頭去,看了看,發現此時有大概10多個的人頭都伸在外面,零零散散分布在不同樓層,盯著剛剛的窗戶,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卻只能聽到鋸木般的響聲。這個時候有人按耐不住了,他喊道:“王雨辰,你剛剛說王偉怎么了?能說下情況嗎?”

王雨辰也探出頭“他變的跟鬼一樣,昨晚他撲騰一會沒動靜了,我今早醒了就看見他那個鬼樣子,我還沒來的及仔細看,他就直接撲過來,還好老子麻溜!”,然后他又補充道,“馬德,他力氣太大了,我反抗不了,太恐怖了!”這個王雨辰心不是一般的大,竟然還能罵罵咧咧。

“喪失,應該是昨天死了然后變成喪尸了!”

“糟糕,我舍友昨天也暴斃了!溜了溜了”

年輕的幸存者還在糾結到底是不是喪尸,真正的末日大佬都已經開始準備跑路了!

“活著的同學,2樓自習室因該沒人,要是能跑過去我們在那聚集吧,人多力量大,記得帶一點武器,不要發出大動靜!”有個同學發出了建議,他話一說完就沒聲了,這個時候一直呼喊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沒人想找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就是欠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甲乱星河

墨泠

剑甲乱星河

云照君

剑甲乱星河

拾月秋

剑甲乱星河

灵性屠夫

剑甲乱星河

小小妖仙

剑甲乱星河

此物天下绝响